写碎碎念日记。

自屯子博@春小麦

🐱

手里攒了一套片子,修修改改一下午那些红红黄黄橙橙绿绿的,混在一起像堆在垃圾桶旁的泡面,颜色浓烈鲜艳的又要像站街女了,难受得很,又要化身馋嘴猫从中讨点好处出来,拉拉扯扯、扣扣搜搜。久了忽地醒悟其实是在做拼贴画,颜色重调重组,这边淡了那边浓了,这里的黄色可以再掺点绿,嚯,小姑娘也忒优雅了吧!此处伸个懒腰,喵喵喵,打个盹再继续吧。

"睡衣晾在天上,水珠呼呼啦啦往下掉。"

这是上了大学以后跟水瓶座女孩学到的新说话方式,实际场景是,我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等着脚盆里面糊着浑浊泡沫的衣服自己和香喷喷的洗衣液姐姐玩到一块儿去,再远一点就是晾衣架上的睡衣滴滴啦啦,是和十一月沈城的风一样的劲爽。

这三个月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就是发现沈城的人都有趣得很,去趟中街带着上刘老根大舞台转了一圈,什么不转不是沈城人说得是义正言辞,再侃两句真进去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就跟你谈舞台旁边这家臭豆腐叔叔做得比阿姨好吃。最大愿望就是骑着小电驴过体制内的日子,掏腰包子看场戏剧,回头再哭着念一句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这人啊,大方飒爽本色中还真是掺着一堆堆疯狂想法,就像老雪的回甘,喝多了成瘾,再...

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在家长眼里我好像是要提刀冲出去杀二十个人。

我好忧郁。……………

麦记的最后一夜


趴床上,没事干,听《麦记的最后一夜》。
窗外阵雨方停,树木是葱茏苍翠的颜色,很闲很闲。

上一次听相同的歌在一月初,清晨乘上列车,由家乡的黑夜驶向省会的白昼。省考,省考,在普通高三生焦虑于一轮复习时,却有一小簇人匪夷所思地背着艰涩的茶馆日出北京人。下午一程人到达旅馆时我早就困得找不着北,刷卡进门设好闹钟午睡。深蓝的日落与鲜红色车灯、燥热的空调风隔绝玻璃那头滋滋冷气、干涩的喉咙、麦记的最后一夜。

艺考是持久的攻坚战,三天两头出一张审判令,神州大陆960万平方米才容得了弹珠一样的行程。我爱纵横交错的铁路,我怀念一起一伏的疲惫呼吸,我在天津的站台旁发呆,在杭州呼吸最向往的空气,在上海沉迷老字号生煎...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这首曲子成功成为我在去年网易云音乐年底总结中《听得最多次数的歌》和《最晚陪伴你的歌》。由于循环次数多到不可思议(≥200)听着这首曲子睡过去的可能性较大:)于是连续两天的失眠夜晚经过后,我终于打开了电脑里的这部同名电影(…


这一部对我的震撼和后劲儿大于所有(我狭窄观影面中的)lgbt电影,甚至沉进了我好久不见的梦境里。豆瓣某位大大将Jack和Yonoi比作野生的高大树木和精心修裁的日本盆栽实在不能再贴切了,能挤进Yonoi那颗全都是法那什么斯的军国主义脑瓜里快乐蹦迪,变色龙老师咬的不是花,是Yonoi耳侧的蝴蝶还有观众虹膜里...

引用关于透纳的评论

这样的画被当时的英国人诟病不已。
他们并不关心那些一直被视为下等的奴隶的存亡
——当时的人们,只想看到湖光山色的美景。

奴隶制度的残暴和血腥
刺激着他性格中阴暗和激烈的情绪,
像是沉睡的野兽忽然苏醒,
组成了这组暴风雨。
气愤的透纳甚至写下了一首诗:

举起所有的手,锤击着桅杆顶部和绳端,
你狂怒地遮蔽了太阳,乌云压下
宣告了台风将到,
在它扫过你的甲板,穿过船舷之前,
死者与濒死者──拴上了他们的链条
希望,希望,倒坍的希望
你在哪里?

J.M.W Turner, Slave Ship , 1840

默尔索,默尔索,如果身边的人全都死去,你会挪动你苍白的眼皮算作片刻的悲悯吗?

早些时候被人评论,就算世界上的人全都死了,这个人不会伤心一下的,很有意思,我可以把这个当做夸奖,并侥幸我没有生活在一个被世俗严重打压的环境里,能把支持同性恋的彩色旗画在黑板上,列进毕业相册里,而并非一定要忸怩作态,挥洒热泪。

今天有幸结实默尔索,他在为母亲守灵时抽烟喝咖啡打盹儿,葬礼结束后想到将要上床睡上十二个钟头而感到喜悦,他在水里与女孩儿调情,系上黑领带时女孩儿问他是否在戴孝,他对女孩儿说昨天他的妈妈死了。

是这样的,孔子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谁来帮个忙😰

嘻嘻,这又如何呢,他没有被强加的,被赋予的情感。...

L同学,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下午去麦当劳找兼职,坐了很久才等到经理,此人大腹便便,一张遍布了红色喀斯特地貌低山丘陵的脸,笑得比一万个教导主任放一起正片叠底还要和蔼可亲,乍看就是把高中生耍得团团转的专家。经理解释了一会儿又说做得好可以做高中生职工的经理,穿经理的衣服,这倒是要给新职工树立目标了,新奇得很。

实习期一礼拜,每天四小时收拾卫生,目标是检验新职工是否有服务意识。我和S同学猛点头,经理走了以后我建议S同学找以后的同事点杯奶茶,为了给经理证明我们服务意识也许没有,但被服务意识是极强的。S同学说:吼吼嚯嚯哈哈哈哈。

阿杜的丈夫指出我们这一代很自我,确实啊,我们很独,同时也很依赖长辈,我们有很强的自我关注意识,同时又...

© 豆豉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