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碎碎念日记。

自屯子博@春小麦

我肚子里住了个吐肥皂泡的小人,一开心就咕嘟咕嘟吐泡儿。凉椅上享受六点半的晚风吹两个泡泡,下雨天黎明一个清甜的梦吐三个泡泡,空调房西瓜正中心的第一口要吐一小溜儿泡泡。要是想到了你,那准像晃过的冰镇汽水,咕嘟咕嘟嘟嘟涨了满肚,最后嘭——的一声,炸出朵漂亮的小花来 ​​。

——出自网易云音乐《数星星》热评

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在家长眼里我好像是要提刀冲出去杀二十个人。

我好忧郁。……………

麦记的最后一夜


趴床上,没事干,听《麦记的最后一夜》。
窗外阵雨方停,树木是葱茏苍翠的颜色,很闲很闲。

上一次听相同的歌在一月初,清晨乘上列车,由家乡的黑夜驶向省会的白昼。省考,省考,在普通高三生焦虑于一轮复习时,却有一小簇人匪夷所思地背着艰涩的茶馆日出北京人。下午一程人到达旅馆时我早就困得找不着北,刷卡进门设好闹钟午睡。深蓝的日落与鲜红色车灯、燥热的空调风隔绝玻璃那头滋滋冷气、干涩的喉咙、麦记的最后一夜。

艺考是持久的攻坚战,三天两头出一张审判令,神州大陆960万平方米才容得了弹珠一样的行程。我爱纵横交错的铁路,我怀念一起一伏的疲惫呼吸,我在天津的站台旁发呆,在杭州呼吸最向往的空气,在上海沉迷老字号生煎...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这首曲子成功成为我在去年网易云音乐年底总结中《听得最多次数的歌》和《最晚陪伴你的歌》。由于循环次数多到不可思议(≥200)听着这首曲子睡过去的可能性较大:)于是连续两天的失眠夜晚经过后,我终于打开了电脑里的这部同名电影(…


这一部对我的震撼和后劲儿大于所有(我狭窄观影面中的)lgbt电影,甚至沉进了我好久不见的梦境里。豆瓣某位大大将Jack和Yonoi比作野生的高大树木和精心修裁的日本盆栽实在不能再贴切了,能挤进Yonoi那颗全都是法那什么斯的军国主义脑瓜里快乐蹦迪,变色龙老师咬的不是花,是Yonoi耳侧的蝴蝶还有观众虹膜里...

引用关于透纳的评论

这样的画被当时的英国人诟病不已。
他们并不关心那些一直被视为下等的奴隶的存亡
——当时的人们,只想看到湖光山色的美景。

奴隶制度的残暴和血腥
刺激着他性格中阴暗和激烈的情绪,
像是沉睡的野兽忽然苏醒,
组成了这组暴风雨。
气愤的透纳甚至写下了一首诗:

举起所有的手,锤击着桅杆顶部和绳端,
你狂怒地遮蔽了太阳,乌云压下
宣告了台风将到,
在它扫过你的甲板,穿过船舷之前,
死者与濒死者──拴上了他们的链条
希望,希望,倒坍的希望
你在哪里?

J.M.W Turner, Slave Ship , 1840

默尔索,默尔索,如果身边的人全都死去,你会挪动你苍白的眼皮算作片刻的悲悯吗?

早些时候被人评论,就算世界上的人全都死了,这个人不会伤心一下的,很有意思,我可以把这个当做夸奖,并侥幸我没有生活在一个被世俗严重打压的环境里,能把支持同性恋的彩色旗画在黑板上,列进毕业相册里,而并非一定要忸怩作态,挥洒热泪。

今天有幸结实默尔索,他在为母亲守灵时抽烟喝咖啡打盹儿,葬礼结束后想到将要上床睡上十二个钟头而感到喜悦,他在水里与女孩儿调情,系上黑领带时女孩儿问他是否在戴孝,他对女孩儿说昨天他的妈妈死了。

是这样的,孔子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谁来帮个忙😰

嘻嘻,这又如何呢,他没有被强加的,被赋予的情感。...

L同学,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 豆豉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