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默尔索,默尔索,如果身边的人全都死去,你会挪动你苍白的眼皮算作片刻的悲悯吗?

早些时候被人评论,就算世界上的人全都死了,这个人不会伤心一下的,很有意思,我可以把这个当做夸奖,并侥幸我没有生活在一个被世俗严重打压的环境里,能把支持同性恋的彩色旗画在黑板上,列进毕业相册里,而并非一定要忸怩作态,挥洒热泪。

今天有幸结实默尔索,他在为母亲守灵时抽烟喝咖啡打盹儿,葬礼结束后想到将要上床睡上十二个钟头而感到喜悦,他在水里与女孩儿调情,系上黑领带时女孩儿问他是否在戴孝,他对女孩儿说昨天他的妈妈死了。

是这样的,孔子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谁来帮个忙😰

嘻嘻,这又如何呢,他没有被强加的,被赋予的情感。乌合之众中提到,当群体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个人很容易被群体的枷锁禁锢,甚至忽略自身的思考过程,将群体的准则当做真理,但默尔索跳出了群体的道德伦理,他有强烈的自然欲求,不站在大多数人所秉持的"真理"一方。如果在人们流行往吐司上抹牛油果的时候,默尔索也不能免俗,那一定不是因为追赶潮流,而是因为这种搭配的确美味,他喜欢,顺便歌颂人类的智慧光芒万丈。

答案是会的,他从不是所谓冰冷的恶魔,他只是太直白太坦诚了,知道如何放逐自我,但却不太会与社会相处。

p.s.我爱默尔索,但也许会因为同样的理由而憎恶他,在这一点上,我和他的女朋友持一样的看法。

评论
热度(1)

© 豆豉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