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这首曲子成功成为我在去年网易云音乐年底总结中《听得最多次数的歌》和《最晚陪伴你的歌》。由于循环次数多到不可思议(≥200)听着这首曲子睡过去的可能性较大:)于是连续两天的失眠夜晚经过后,我终于打开了电脑里的这部同名电影(…


这一部对我的震撼和后劲儿大于所有(我狭窄观影面中的)lgbt电影,甚至沉进了我好久不见的梦境里。豆瓣某位大大将Jack和Yonoi比作野生的高大树木和精心修裁的日本盆栽实在不能再贴切了,能挤进Yonoi那颗全都是法那什么斯的军国主义脑瓜里快乐蹦迪,变色龙老师咬的不是花,是Yonoi耳侧的蝴蝶还有观众虹膜里那滩钟情于唯美的水痕吧。


想起去年看了一半的《菊与刀》,日本人总是将自我压抑到群体的秩序感中,这种极度的自我规束甚至到达变态的程度("harakiri"以及Lawrence那句"如果你们gyo,他也会这么做!")倒是映射了他们的混乱和自卑,从英国俘虏口中吼出就是振聋发聩的"Japanese beast!"刚看完血战钢锯岭的我港真吓一跳,美国电影黑日本就算了,日本自己的电影也在黑自己。…大岛渚这部电影也算玫瑰花中裹挟着钢刀了。


Jack在这124分钟内是不断走向救赎的,谈一些绯色的事吧,结果就是这位金发英国军官踩着黏满沙土的军靴闲庭漫步一样走到Yonoi面前,仿佛那是家乡的花园小径,他心里想的是怎样请求弟弟的原谅,而不是作为俘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步走向死亡。他亲吻了自己(真是美丽的)爱人,像任何一个平凡的英国男人,起床后要洗脸刷牙剃胡子甚至还喝茶,他亲吻爱人,然后他赴死。但这一切却超出了Yonoi的理解范围。Jack的生命是Yonoi的樱花种子,一开始藏在Jack的金发里,后来扎进了Yonoi的心脏,可惜在开花之前,战争却结束了,Yonoi还没有想清楚为什么正确是不正确而错误是正确到底什么是正确而正确又是什么(此处换气)历史的车轮就对他们下手了。


相较于基佬二人组,Lawrence和Hara可有趣死了,一个作为大家的好朋友,天天挨打就算了,还要给人当僚机,一个拿着鞭子抽来抽去还管自己叫圣诞老人,最后剧组都看不下去了就把他弄死了(no)算作电影的升华之处。Lawrence作为中立角色获得全场MVP,Merry Christmas,今晚吃鸡。


有人将这部电影叫做日本音乐和西方音乐在那个特殊时代的交汇,我不懂这方面,但他们的曲子真的很有毒。



评论
热度(8)

© 豆豉纯子 | Powered by LOFTER